第三千一十六章 如雪

作品:《长生十万年

????“救……救命!”

????危机关头,卓雅目带绝望,她拼命的挣扎,一切却只是徒劳。

????卓雅的衣衫落下,薛鹰这胆大妄为的小侯爷,居然就在在这马背上……砰!下一刻,薛鹰还没醒悟过,他便感觉一股巨力传来,马背上的光罩瞬间消散。

????前方,一个少年白衣加身,正用一只手,轻轻将这烈马制服,让烈马无法继续前行分毫。

????而这少年的手中,则抱着一个小女孩,那小女孩手中拿着糖葫芦,正吓的哭鼻子。

????噗嗤!因为突然停顿,薛鹰只觉得气血,差点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。

????趁着这功夫,卓雅翻身下马,发疯的冲向前方,嘴里不断叫着:“救命”。

????“快……追上她!”

????薛鹰勃然大怒,众阔少纵马向前,尝试去拦截。

????此时,叶秋抱着小女孩,走到了路边的大道,带她去找走散的妈妈。

????下一刻,一辆马车奔腾而来,将卓雅拦下来。

????“我看你还哪跑!”

????薛鹰骑着马向前,他望向卓雅的目光,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????薛鹰不怕得罪尚舞坊,但得罪了一方势力,还没得到任何好处,这亏本生意薛鹰可不干。

????“完了。”

????卓雅被马车拦截,她瑟瑟发抖,感觉到了惊慌。

????“光天化日之下,居然在城内强抢民女,莫非这就是东伯侯家的所谓严格家教?”

????关键时刻,一道悦耳声音从马车内换来,而后一道剑气划破大地,将两个阔少的烈马从腰斩裂。

????刹那间,殷红的马血,弥漫整个大地。

????这极为恐怖的剑法,骇的众阔少纷纷后退,再也不敢前行分毫。

????“你究竟是何人,居然敢对小侯爷出手?”

????“有本事就出来,躲在马车内算什么?”

????“剑术厉害就了不起?

????信不信大爷我叫人抽你!”

????这些平日横行霸道惯了的阔少,他们纷纷怒吼,感觉到非常没面子。

????“都闭嘴!”

????薛鹰此刻却没了平时的桀骜,他快步上前,硬着头皮说道:“薛鹰,见过女相的大人。”

????女……女相?

????嘶!声音落下,众阔少无比色变,纷纷行礼,额头上都出现了冷汗。

????“薛鹰,按照新法,你今日的行为,该当如何?”

????马车内,白如雪语气淡漠,充满了睥睨和威严。

????“按新法规定,当断手,流放三千里。”

????薛鹰额头冒汗,感觉到了巨大惶恐。

????“我大婚在即,流放就算了,小妹,将他们每人斩一只手。”

????白如雪的淡漠声音,再次响起。

????“好!”

????又一道悦耳声音响起,而后一道剑气璀璨,瞬间斩向薛鹰。

????“完了!”

????薛鹰勃然色变,他转身就逃,却压根逃无可逃。

????好在这关键时刻,一道刀芒从天而落,瞬间将那剑气拦截。

????而后,一个身披黑甲,极为巍峨的蛮人大将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????在这人的身后,大地开始颤动,密密麻麻的禁卫军,遮天嘎日。

????“父亲!”

????薛鹰眼睛一亮,暗道今日自己没事了。

????东伯侯薛贵,此乃万兽城中的权贵,他手握八百万禁军,乃是蛮王麾下的宠臣。

????与此同时,薛贵还信奉神权,和狼神殿走的很近,深受大祭司的青睐。

????这样一个强者,他虽能力极强,却也极为的护短,对儿子非常的宠溺。

????无论薛鹰闯下多大的祸事,东伯侯都能扛下来!“女相大人,犬子今日是做的不对,等回去后,本候自当严加管教,就不牢您费心了。”

????收起大刀,东伯侯一声冷哼:“走!”

????轰!轰!轰!密密麻麻的禁卫,保持统一步伐,每走一步,都将大地颤动,显得极为的威势。

????这些人很快离去,马车中的白如雪,她不禁捏紧了粉拳,眼中满是冰冷。

????“雪姐,你为何不让我出手?

????那东伯侯是厉害,但我要斩薛鹰,其实也不算太难。”

????秋婷芳坐在一旁,她眼中满是费解,有些生气的说道。

????“斩薛鹰不难,但新法施展不久,若是此刻动手,会打乱我和长公主殿下的全盘部署。”

????白如雪捏握的手忽然松开,忍不住一声叹息:“我要是从根本上,彻底渡劫薛鹰这种人渣,而不是治标。”

????“唉,你这太复杂了,不过我怎么听着,和我师父的语气好类似。”

????秋婷芳摆摆手,眼中有些无奈。

????秋婷芳一心练剑,她心中除了剑道之外,也唯有自己的师父而已。

????“小妹,你师父的剑法那么高,难道还懂得施政?”

????白如雪闻言,目带惊讶。

????“是啊,我师父可厉害了,他可是文武全才,我记得他说过一句话,叫治大国如烹小鲜。”

????“小妹,那你师父……的治国理论,你可还记得?”

????“不太记得了,但还知道一些吧,雪姐你要想知道,我说给你听吧。”

????马车继续向前,在这纷飞的大雪之中,秋婷芳说个不听,白如雪眼睛渐渐明亮。

????“你师父真是个奇人,他若能辅助我的话,这蛮地定能通晓教化。”

????白如雪微微一叹,她眼中闪过一丝神往:“这才是真正的匡扶天下之才。”

????“我师父可不喜欢出世,他倒是喜欢云游四方,另外,师父的女人缘挺好的。”

????顿了顿,秋婷芳忽然有些郁闷:“不过她那些红颜,我可不喜欢。”

????“对了雪姐,你倒是我师父喜欢的类型,我觉得你们挺合适的。”

????“这样吧,如果我遇到师父,我介绍你们认识,说不定是金玉良缘喔。”

????这……白如雪闻言一愣,忍不住白了一眼秋婷芳:“小妹,我如今大婚在即,似这样的话,你可不要再说。”

????“得了吧雪姐,我算是明白了,其实你压根不喜欢金赫,你心中肯定有其他男人。”

????翻了翻白眼,秋婷芳不以为然:“你这样做,无非是想学那位倾城公主,牺牲自己,从而教化蛮人,让南北战祸消散。”

????“可雪姐你想多没有,古往今来,儒界历经两千多年,南北之争却依旧存在,这绝非你所能解决的。”

????秋婷芳说话之间,她却没有察觉到,一阵清风吹起车帘,让白如雪看到了一个人。